•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 时间:2018-04-16 14:46:57 ♥ 作者:新葡京娱乐 ♥ 来源:www.cn-floor.net ♥ 点击:次 [手机版]

    本文地址:http://www.cn-floor.net/lizhi/3766.html
    文章摘要:恍惚醒来,已是半生,修学三年制核弹头,杀毒岩栖谷饮侨光。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1.经典段落

    1.慢煮一次生活,慢摇一窗光阴,看过那快节奏的熙来攘往,漂泊了太久的心,灰蒙蒙着岁月的视线,悄然无声间,忆走远,念已淡。时间长风,吹过了北国风光,吹过了江南烟雨,吹散了皑皑白雪,吹动了乌篷船,也带走童真的日子,带走了似水流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半生醒来,已是中年。

    2.恍惚醒来,已是半生,什么时候明白了,功成名就是云烟,富贵荣华便是尘土。都是凡夫俗子,难免入了俗世,总也放不下,舍不得,看过的那些景致,热泪盈眶着,惹了云雾缭绕,感慨万千,终究是它们美了日常!

    2.原文: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慢煮一次生活,慢摇一窗光阴,看过那快节奏的熙来攘往,漂泊了太久的心,灰蒙蒙着岁月的视线,悄然无声间,忆走远,念已淡。时间长风,吹过了北国风光,吹过了江南烟雨,吹散了皑皑白雪,吹动了乌篷船,也带走童真的日子,带走了似水流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半生醒来,已是中年。

      日子过的真快,自己感觉还没长大,孩子们的身高标记,涂鸦了满墙,一道道,一截又是一截。还未弄清生命的真正意义,岁月收纳了年轮,恍恍惚惚,大半光阴溜走,我已半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唏嘘不已一响,迁徙的鸟儿,一次次更换了新衣,感言着四十不惑,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儿时盼望着早些长大,盼望着过年,如今却不怎么喜欢,也不愿提及年龄,忌讳一些“衰落、萧瑟、灭亡”之类的词语。只想糊里糊涂,周而复始着,做着那些忙也忙不完的琐碎事情,便是闲暇之余,也不愿去打牌,不去凑热闹。

      旅途中,偶尔增生的薄情与寡义,一次次深刻,一次次理解着,于是学会了保护,远离了笑语喧哗,跳出了熙熙攘攘。留一点时间静静地思考,把握些许彩绘,描绘半亩花天锦地,于纸上。只是为了留住一些清辉,陪伴身旁,即便半夜醒来,窗前依旧是皎洁的月光,什么也未走远,还在眼前。

      时不时,想起单纯的童年,那一片湛蓝,一群泥鳅般的孩子们,逮蛐蛐,捉蚂蚱;山涧抓鱼,摸虾;爬树掏鸟窝,摘槐花……如此美好的回忆,从来都是回味无穷的卷语。偏离了高山远黛的清幽,彻底忘记了小桥流水的素净,在人头攒动的涌流中,披星戴月,摸爬滚打,为了生活,马不停蹄,逆水行舟着,一团污浊加身,夜幕降临时,怎就,多了些不知所措!

      半生醒来已中年,无暇看书看报,无心凑热闹,感觉一夜醒来,花已败,叶已衰,风已冷。“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飘摇的种子,希望找寻一片瓦蓝,一些透亮的地方,释放叹息的语气,可以舒展开来,坐卧简单。

      曾几何时,走在车马喧嚣的路上,猛然间,回头已是半生。回忆的沙漏,流香了童年的列车,却不知不觉,忘记了微笑的密码,从来都是言不由衷,打不开的从前,回不去的初夏。早生的华发,染下了容颜迟暮,年轻已是奢侈的回忆,故土的味道已是遥远的游子梦。韶华易逝了流年,抓不着的日夜,半生年华悄然远走,随即老去。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什么时候明白了,功成名就是云烟,富贵荣华便是尘土。都是凡夫俗子,难免入了俗世,总也放不下,舍不得,看过的那些景致,热泪盈眶着,惹了云雾缭绕,感慨万千,终究是它们美了日常!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1.经典段落

    1.老实说,二十年前当我挥手作别黑龙江大学,向学府路向哈尔滨投去最后的一瞥,内心并无多少痛惜,也没有贾岛过桑干河的感慨:“却望北国似故乡”。我已在北方生活了整整十二年,大兴安岭的风雪、筑路队肮脏的帐篷、哈尔滨的闭塞、学府路的沉闷,更有那一长串并不美好的回忆……大雁南飞,新葡京娱乐:乡情似火。我相信每一位南方知青都愿化出双翼飞回“春到江南草未凋”的家乡,不管他或她自称是“永不回城的扎根派”。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知青运动”,到底经受不住时间考验,现代化方向毕竟是城市化而非农村化。

    2.今天,我坐在沪上一扇小窗后面,面对荧屏敲击,思飞千里,热血渐涌。我轻轻敲击键盘,就算为每一位同学祝福吧,希望我们每一位都能为第二个毕业二十年举杯。我们能熬到那一天么?能,争取能。

    2.原文:明白醒来已半生

      老实说,二十年前当我挥手作别黑龙江大学,向学府路向哈尔滨投去最后的一瞥,内心并无多少痛惜,也没有贾岛过桑干河的感慨:“却望北国似故乡”。我已在北方生活了整整十二年,大兴安岭的风雪、筑路队肮脏的帐篷、哈尔滨的闭塞、学府路的沉闷,更有那一长串并不美好的回忆……大雁南飞,乡情似火。我相信每一位南方知青都愿化出双翼飞回“春到江南草未凋”的家乡,不管他或她自称是“永不回城的扎根派”。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知青运动”,到底经受不住时间考验,现代化方向毕竟是城市化而非农村化。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时的我毕竟还年轻,还不懂得岁月的秘密,不懂得人生的倏忽,更不懂得中年与青年的间隔。自然,还有一个原因,那时的我读书太少,还感觉不到什么是“过去了的永远就过去了”。“文革”十年,中断了我的中学,无论古文还是外文,本人都是白纸一张。没读高中,直考大学,已属侥幸,短短四年,就是每晚不睡觉也追不上羲和之车呵!那时,我既轻待自己,也轻待别人。全系毕业照上的缺席,事实上成了我留给自己的一处伤痛。不珍惜自己的过去,也就不可能真正珍惜生命。明白醒来已半生,人生之路大抵总是如此。

      “二十年后再聚首!”分手时一句多么遥阔的托挂之语,每个人都感觉说得太远了。二十年,一段难以想像的时距,可是,白驹过隙,年轮稍转,这不就到了,并不特别漫长。当然,毕竟二十年了,青丝漂染花白,青年步入中年,老年已经在望,每个人都成了一本书,哪能没点变化呢?更何况我们这一代身历两大变革,第一次变革剥夺了我们的受教育权;第二次变革则逼迫我们与时俱进以免淘汰。操办婚事、育子育女、职称职级、房子金钱……哪一项是容易解决的?相比之下,还是情更少费时费力一些。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主观的爱情较之客观的它事,终究好办多了。这可是我青年时代万万没有想到的。

      大学是梦想飘飞的时期,不管你来自哪方洞府,那时的大学都叫你悄然膨胀。1977、1978两年,一千二百万考生,不足六十万的录取名额,整整二十比一的比率,只要你迈入大学校门,就意味着一只脚跨进“上流社会”,可以做做拉斯蒂涅式的美梦。曾有同学叫嚣:“十年接管哈尔滨,二十年黑龙江全是咱们的!”那时,校徽可是闪闪发光,那羡慕那眼热,我们上街外出有意无意都愿佩戴胸前。一次,我与机灵俏敏的寝友“倜傥”上哈医大小饭店,店堂里热,他脱下外衣故意将校徽翻露在外。我们确实是第二次大变革的受惠者,当年的插兄插妹、兵团老哥、龙江朋友,如今一个个下岗,我们这批黑大同学却一个个成为有头有衔的所谓“社会中坚”。无论如何,那所俄式风格的黑龙江大学,是我们这一届同学值得纪念的一个起点,难道不是么?

      近年与蒋兄原伦(北师大教授)通话,他说:“我们那会儿简直就是文盲!”可不,刚出深山老林的我,不知道俄国的“二大斯基一个夫”,不知道现实主义的内涵,甚至没完整地读过莎翁四大悲剧……当然,这不能怪我们,那时连黑大中文系教师都有人不知道沈从文、张爱玲、施蛰存,徐志摩则被咒为“反动诗人”,郁达夫被评“灰色作家”。初春时分,乍暖还寒,左倾思潮还紧紧攫住人们的每一寸思维。但黑大七八级中文系,毕竟有了自己的“山泉社”,有了那一块小小的墙报。泉自山出,其水必清;江河万里,其源也微。我已不记得自己那会儿都发表过什么“墙报作品”,但我记得那都是心灵的流淌,淙淙汩汩,澈然见底。对我来说,对人性的最初思考,也起自黑大时期。1981年11月20日日记,摘录了一段刘少奇语录:“什么是党性?党性就是人性。”那会儿,我怎么知道人性会成为自己日后的研究方向,成为硕士、博士的学位论文题目。

      每个人的青年时代大都处于懵懵然,至于寻找自我、塑造个性这些更大的方面,真是什么都谈不上“自觉”二字。不过,对每一名黑大学生来说,那座校园可都是重要的人生台阶,虽然黑大对外毫无名气,在全国微不足道,但黑大是我们的!毕业后,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任何人问起我的“学身”,我都毫无愧色声音洪亮:“黑龙江大学!”别人可以看不起黑大,但我不能看不起黑大。何况黑大也出了那么几个人物,有那么几头香蒜。本人不才,毕业后长期跌爬在求学路上。说起来,能够坚持到今天,仍得感谢黑大最初的筑基。虽然当年入学,我根本就没意识到山高水长征途遥遥,没意识到“苦难”才刚刚开始。可是,如果没有黑大四年,我则连承接这份“苦难”的资格都没有。

      从个人思想角度,我非常感谢周艾若先生。在他为我们邀请的众多名人讲座中,我第一次整体上对左倾产生了怀疑,思想上发生了那种真正的“地震”——哦,原来这样!黑夜只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是非常困难的呵!黑白世界,反差太大,没有最初的启蒙与过渡是难以想象的。可以说,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黑大四年都是十分重要的启蒙期。哦,黑大的老师们,我也怀念你们!“梁三老汉”,您还好吗?职称解决了吗?那会儿,五十多岁的您,还是个助教。办公室的周老师,非常同情您的不幸(其夫溺于松花江),1998年夏我携子回校,登门看过您,还记得吗?“没遮拦”陶诚先生为了爱情南下杭州,与我这个学生竟有十年同事之谊,他挺好的,还那么健谈,还那么喜欢“马尿”。当然,还有谁都印象深刻的系主任“尚铁嘴”,他怎么样?当年同学们十分羡慕那对“北大夫妇”呢,陶尔夫先生、刘敬圻老师的品貌学问,曾令我们又羡又妒,前些年闻知陶先生谢世,心里黑暗了整整几天。对了,还有中文系当年唯一的教授吕冀平先生,他为避祸才选择了枯燥却保险的语言研究,一张儒雅睿智的脸,如今可好?还有教古汉语的崔重庆先生、外国文学的刁绍华老师、教唐宋诗词的李老师……我都想念你们,同学们都想念你们,都还记得你们曾浇过的水!而且,我正在将你们浇下的水转浇给我的学生。

      二十年了,社会毕竟已发生很大变化,不容你不产生对比强烈的时代差。本人在大学吃粉笔灰,目睹如今的大学生那么解放,常常躲也躲不开那些热恋场景。想想我们当年那会儿,确乎太封建了,将爱情看得太隆重了。说到底,我们那时哲学层次太低,总以为岁月悠悠人生漫长,相信“你们还年轻”。唯其自闭,社会才封闭。其实,我们那时已经不年轻了。尤其中文系七八级一班,不少人都已三十上下,美好时光已悄然滑过。当然,从另一角度,中文系七八级甚合领导意愿——“平安无事”。没闹出什么“三角恋”,没出陈世美,更没有什么耸动视听的“花边新闻”。至于一班、二班各结出一对“同学花”,也是中规中矩的正常恋爱,没听到什么闲话怪话。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时代差异:我们那一届八十八名同学,女生只有二十二名,而且不少已经名花有主,女生行情很“翘”,呼曰“狼多肉少”。倪虹脸上的光、王楠燕含着酒窝的笑……相信各位先生们仍然记忆犹新!而今天,则完全倒过,阴盛阳衰断难挽回,女生的高行情已是永不复返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真不知道这是时代进步(女性知识程度提高),还是重回历史车辙(好男人总比好女人少)?

      每年,当雪飘江南的时候,我总会怀念东北,怀念大兴安岭,怀念哈尔滨,怀念那些随风飘去的岁月,怀念校园内那几条小径,想起那些属于自己的故事。每当此时,我就知道自己的身子永远连带着东北。无论我走到那里,大兴安岭的风雪都将在我心中飘舞,松花江岸的风景令我永远怀念,学府路的建筑永远亲切宁静。人是不可能不怀旧的,走过的行程总会留下擦抹不去的痕迹。当年下乡时买的那只旧革箱,包角的铁皮已经锈得不成样了,一直舍不得扔弃,它伴随着我多次迁居,直至今日沪上新居。还有几件那时的中山装、军便装,常常取出穿用,它们也不容我背叛过去忘却历史。再说,我又怎愿忘记呢?人生就这么一段,青春就这么一截,大学就这么一闪,无论如何,它们总是自己的。爱过的、恨过的、欢乐的、痛苦的、吵闹的、勾心斗角的……都深深烙上了个人的印迹,哈尔滨的风雪中已永远夹杂着那一丝属于自己的体味。

      当然,我们老了,这是必须承认的。当我们已拥有二十年的间隔、当我们的儿女都已迈入大学、当我们面对一切都失去了激动、当我们之中已经有人凋然谢世、当我们真正读懂了屈原的“老冉冉其将至兮”,尤其当我们更深一层理解了中国革命与社会现实,我们还能不承认老了吗?还能硬撑着说:“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成熟是需要支付岁月的。如果用二十年能够换来这一可贵的品质,能够由此为社会为民族带去我们这一代沉淀的理性,能够在各自的职岗上成为过滤左倾残余的一张筛网,能够为历史进步作出一点一滴的努力,那么以二十年为代价,就相当值得了。五十岁上下的人,既到了需要对社会负责的年龄,也应该考虑身后的留存了。

      今天,我坐在沪上一扇小窗后面,面对荧屏敲击,思飞千里,热血渐涌。我轻轻敲击键盘,就算为每一位同学祝福吧,希望我们每一位都能为第二个毕业二十年举杯。我们能熬到那一天么?能,争取能。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1.经典段落

    1.半生醒来是中年!已不见录音机和歌词本,我们喜欢听老歌,喜欢提往事和故人。可是,许多事已不可悔过,许多人已天各一方。

    2.半生醒来是中年!我们早生华发,容颜已改。那些做过的梦、爱过的人、疯过的青春,我们从未提起,也不敢忘记。

    2.原文:半生醒来是中年

      漂至寂寥处,才发现

      前方并不是彼岸,身后亦没有归途

      半生醒来是中年!已不见录音机和歌词本,我们喜欢听老歌,喜欢提往事和故人。可是,许多事已不可悔过,许多人已天各一方。

      半生醒来是中年!我们无暇读书看报,我们绝不串门闲聊。世界很快,快如光纤;世界很小,小如手机。

      半生醒来是中年!我们漂泊太久,童年已远,故土已远,轻狂已远,壮志已远,童真日子皆成奢侈记忆,一碰就疼。

      半生醒来是中年!老影集束之高阁,旧光阴落满尘埃。幸福不是住在心底,而是随时摆拍随时炫耀,假的能拍成真的,丑的能改成美的。

      半生醒来是中年!少年是铁打的,中年是水做的。我们不再如从前般豪迈和果敢,夜半会醒,风起会哭,花开会笑。

      半生醒来是中年!天空不再如从前瓦蓝,人心不再如从前透亮。每当回忆青山绿水,回忆当年明月,我们就热泪盈眶。

      半生醒来是中年!见过许多薄情寡义的人,赴过许多无聊透顶的宴,说过许多言不由衷的话。终于不再喜欢高朋满座,只爱独处和小酌。

      半生醒来是中年!面包越来越贵,房价越来越高,工作越来越拼。白天我们马不停蹄,深夜才敢轻声叹息。

      半生醒来是中年!万水千山已过,俗世红尘看穿,我们厌倦车马喧嚣,又不得不继续入世随俗,负重前行。

      半生醒来是中年!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孩子还小父母已老。我们扶着孩子搀着父母,小心翼翼,不敢任性不敢糊涂。

      半生醒来是中年!过去的,都是浪漫故事;留下的,才是寻常日子。我们只是偶尔互赠玫瑰,偶尔想想从前。

      半生醒来是中年!我们不再身轻如燕肤白若雪,忽然对岁月心生敬畏,开始吃素减肥。

      半生醒来是中年!我们早生华发,容颜已改。那些做过的梦、爱过的人、疯过的青春,我们从未提起,也不敢忘记。

      半生醒来是中年!我们继续披星戴月逆水行舟,漂至寂寥处,才发现,前方并不是彼岸,身后亦没有归途!

      半生醒来是中年!有的人功成名就,有的人颗粒无收,有的人还想在青春之后认输之前,最后一次以梦为马,踏雪出发。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1.经典段落

    1.想家,不知道从哪里想起,记得我小时候就爱哭,姐姐不爱和我玩,说我一哭奶奶爸爸就得责问她,我也能哭,即便她对我说你哭我就不跟你玩了,听完我里面就能哇哇大哭起来....其实我也爱笑,我有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爸爸说,一看见我笑心情就好。

    2.回了一趟老家后我的心态变了,我知道妈妈的外债还的差不多了,爷爷奶奶身体也挺好,最重要他们从丧子丧夫的状态里慢慢走出来了,我豁然开朗些,工作更加努力,也舍得给自己买件衣服,愿意交朋友,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在深圳漂泊几年后,我和姐姐相继出嫁,听话的姐姐随母亲愿嫁到了本地,我则嫁到同样寄居在深圳的老公,我爱生我养我的那块土地,我爱我的家人,可是我没有勇气在那里生活,我想念那个与我相遇会点头一笑的父亲,我想逃避那些我想深埋的美好记忆。

    2.原文:幸福只在我梦里,醒来泪眼朦胧,用一夜写了我半生

      我想用文字表达我的思念,希望你们能感知

      想家,不知道从哪里想起,记得我小时候就爱哭,姐姐不爱和我玩,说我一哭奶奶爸爸就得责问她,我也能哭,即便她对我说你哭我就不跟你玩了,听完我里面就能哇哇大哭起来....其实我也爱笑,我有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爸爸说,一看见我笑心情就好。

      我生活在西北的农村,小时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但爸爸妈妈勤快,爷爷奶奶身体健康,我们姐弟三人听话,也算是幸福之家,现在对于我们家里的成员,我还记得读小学时和我们班同学说,我今年7岁,我家住在7组,我家的门牌号是7,我家里7口人,我奶奶今年70岁,同学们羡慕我奶奶年纪大,我就夸奖我妈妈孝顺,是我们7组出了名的孝子...

      我爱我的家,我爱你们和谐,爱你们给了我骄傲 

      我小时候不知道是北方的礼仪重,还是我们家里家规严,北方是吃面食,一人一碗,不像南方一家人一桌菜围在一起吃,妈妈每天做好饭就会盛一碗给爷爷,然后是奶奶,,后来我慢慢懂事和爷爷奶奶最亲,我总是抢着给爷爷奶奶端饭,顺便听他们夸我一句,心理就能开花,爸爸走街串巷的做小生意,隔三差五的就带些新鲜的水果,或者他在外面吃过好吃的卤肉点心之类的,每每带回来我们姐弟三人便围着灶台等爸爸分割,不论带什么,家里总是给爷爷奶奶尝鲜,爸爸的话现在还记得很深,他说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越往后咬的动的东西越来越少, 黎明前出摊赚的成果,每次数完五毛 两毛 一毛零钱都会是我的酬金,如果哪天数完了只有一两毛钱零钱,爸爸看见我撅嘴就会脱下装了钱的衬衫,因为出摊手上和衬衫口袋都会有油,我负责洗衬衫,爸爸会给我5毛作为奖励,如果时光可以回去,爸,我不要你奖励我,我想让你夸夸我。

      那年我初一那年,年纪700多人考试,我们班90多人,学校开家长会,老师要求前15名和后15名叫家长必须到场,我是前11名,当时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发奖状由家长上台领奖,当时我一直在等爸爸上台,可到11名的时候换班长给家长发奖状,当时还小,可是一股心酸涌上来,我假装去厕所,跑出教室,躲到操场上大哭起来,特别特别委屈,爸爸辛苦了一上午,抽时间特地来参加,老师却让班长代发,同班后15名的同学看见我哭,便安慰我,说他不敢叫家长来参加家长会才躲到操场,我应该高兴,以后应该继续努力,也许被我埋怨了这么多年老师,我现在才知道他的用心,,回到家,我试探性的问爸爸有没有生气,爸爸说你得继续努力,你是爸爸的希望,,父亲是我的天,是我的上帝,我爱护他,拥戴他。

      我生活在在平原地区,从中学学校到家有一条笔直马路,路两旁种着雪松,妈妈每天天没亮就给我们煮早餐,我们从学校带回来各种快乐和爷爷奶奶们分享,中午去读书骑着单车三五成群的唱着歌儿,喜欢仰望天空,喜欢看天空中的朵朵祥云,这条路上经常也会碰见赶午饭回家的父亲,我们外面见面从来都是彼此点头会心一笑,我被当成成人一般对待,我喜欢我们父女之间默契,同学们看见总会说你不叫爸爸和他打招呼,你爸还朝你笑,你们感情真好,然后就是各种夸奖我们之间相处的模式,我心里各种甜。

      都说父爱如山,初三那年我14岁我的山倒了,那天早上去读书父亲还交代我早起不能迟到,中午回到家里爷爷奶奶躺在床上哭,姐姐在县城都高中,弟弟还在小学,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堂嫂让我去她家里吃饭,我只问出爸爸受伤了,妈妈去医院陪他了,然而我还是平常一般去了学校,同学们好像也知道了,我只是担心爸爸受的什么伤,晚上能回来吗?晚上姑姑也在我们家,照顾爷爷奶奶,弟弟去了外婆家,第二天放学回来家里来了很多亲戚,妈妈回来了,爷爷奶奶还是在床上躺着,我一个个的询问,我爸爸呢,我爸咋没有回来,听到我的询问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妈妈大声哭着,我们的孩子们怎么办,几度晕厥,我好像知道了,但是我根本不能相信,没有见到爸爸本人之前我相信他一定好好的,或者他只是受伤生病,病的比较严重,但我都能接受的,天快黑了,爸爸的灵柩被抬了回来,家里来了几十个亲戚到处都是哭声,我的山倒了,我扯破了嗓子都想喊他回来,姐姐是住校,大家不知道怎么告诉她,父亲出殡的前一天是礼拜五,她从学校回来,也还未成年的她跪着到灵前,她只知道家里出事了,但是发现灵位上写着父亲的名字时身体一向不好的她哭晕了过去,那年我14,姐姐17,弟弟12,从那时起,我便不知道什么是快乐,天好像从来没有晴朗过,我再也看不到天空中祥云朵朵...

      第二年开春姐姐高三最后一学期辍学了,考大学是姐姐的梦想,但家里条件已经不允许她再读下去了,妈妈要供我们三人读书还要赡养我年近八旬的爷爷奶奶,当时村子里有带人南下打工的介绍所,姐姐为了帮妈妈减轻负担就没有再读书,那年我刚上了高中,每个礼拜都要回家拿生活费,家里的气氛十分凝重,爷爷奶奶一和我说话就提爸爸,然后就哭,妈妈为了我们不难过从不当着我们的面哭,但半夜总听见她哭醒,家里的气氛让我没有了心思读书,高中第一学期我就选择了辍学,我不去学校,妈妈更难过了,他说我读书她就没有脸见我爸爸,她不能再放弃我们的学业,我英语一直不好,偏科,我的学费一学期并不低,每个礼拜还得带生活费,如果我不偏科,家里还像以前一样,我就是熬也得熬到大学,给妈妈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又让家里亲戚帮我劝妈妈,爸爸去世前家里才建了两曾楼房,负担的确已经很大了,妈妈虽然难过但也答应了,之后我同姐姐一样,南下。

      06年我到的深圳,这样的文凭初来乍到只能进工厂,在深圳的底层的几年打拼每月生吃简用,月工资1300元包食宿,我每月一发工资当天就寄1000元回家,给自己卡里留300,但一直舍不得花,和同事出去一瓶水都不舍得买,总是说我不渴,等到第二个月再发1300就寄1600元回去,这样我过了一年,第二年春节我和姐姐一起回家了,见我们姐妹量都回去,母亲高兴的寒冬里大雪天半夜去火车站接我们,可能因为我们回家,家里和出走时樊然不同,过完年我们又继续返深,但此时家里的气氛变了,我们在外面漂泊也不会整夜揪心家里的一切,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那两年天天打电话回家,我们更怕离别,哪怕是自然的生老病死,好在妈妈照顾的好爷爷奶奶身体也算硬朗。

      回了一趟老家后我的心态变了,我知道妈妈的外债还的差不多了,爷爷奶奶身体也挺好,最重要他们从丧子丧夫的状态里慢慢走出来了,我豁然开朗些,工作更加努力,也舍得给自己买件衣服,愿意交朋友,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在深圳漂泊几年后,我和姐姐相继出嫁,听话的姐姐随母亲愿嫁到了本地,我则嫁到同样寄居在深圳的老公,我爱生我养我的那块土地,我爱我的家人,可是我没有勇气在那里生活,我想念那个与我相遇会点头一笑的父亲,我想逃避那些我想深埋的美好记忆。

    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1.经典段落

    1.一个人静静的走着,看着生命中匆忙的人群,不知不觉间竟然有些迷失,半生流离失所我始终孑然一身。跌跌撞撞的生活,似乎早已将一颗温暖的心冰封到了死亡。只是每当记忆起那些温暖的画面,脑海中反复挥之不去的人时血液才会有一丝流动的迹象。

    2.时光酴醾,迂回了多少暗香。岁月蹉跎,残留了几多孤独。我站在时光的尽头静静的沉默着,茫然间心底似乎有个东西碎了散落了一地,拼不回了的昨天,也撑不起了美好的想象,回不去的终究回不去,到不了的终究到不了。

    2.原文:我如岁月,凉薄半生

      仿佛是因现实中的某一个画面,触动了脑海中那一个点,忧伤瞬间溢满了心房,记忆中那些被疼痛及尘埃反锁在脑海深处的曾经浮光掠影般闪现久久不去,突然很想再用什么来方式告慰那些寥寥无几的青春。

      一个人静静的走着,看着生命中匆忙的人群,不知不觉间竟然有些迷失,半生流离失所我始终孑然一身。跌跌撞撞的生活,似乎早已将一颗温暖的心冰封到了死亡。只是每当记忆起那些温暖的画面,脑海中反复挥之不去的人时血液才会有一丝流动的迹象。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当初没有那么多倔强,没有那么多傲气,是不是故事的结局将会是另一个模样。可惜时光回不到曾经,所有不被珍惜的都将被铭记。

      不知不觉间生命中的光阴又走到了凉爽九月月,在这个即将来临漫长的凉爽九月里有着太多疼痛和关于都无法轻易的用言语或某种方式来诉说,离别记忆的岁月在月末,似乎是上帝无意间开的一个玩笑,试问自己,不知你是否还记得。

      也许是记忆中终将会随着岁月的风霜而消散,那些在生命留下过烙印的故事终将会被遗忘,诚然如此我并不后悔,只因过往中有你。

      心理学上说忧伤起源于离别,没有离别就不会有忧伤,那么是不是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离别,没有离别就不会有忧伤?如果是这样我反而期待着下一次的开始,或许这一次将会是所有旅途的终点。

      一辈子那么漫长,生命中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在你生命中起起落落浮浮沉沉,让人难以忘怀。

      诚然,很多时候我以为忘记了,于是在看到某个似曾相识的画面时,脑海中苦然思索,却也找不到一点关于的痕迹,于是放弃。当有一天那些过往清晰的出现在梦里,醒来时眼角间多了泪水止不住的落下,原来始终以为已经忘记了的人和事,始终都还没有忘记,只是被埋藏的太深太久了。

      时光酴醾,迂回了多少暗香。岁月蹉跎,残留了几多孤独。我站在时光的尽头静静的沉默着,茫然间心底似乎有个东西碎了散落了一地,拼不回了的昨天,也撑不起了美好的想象,回不去的终究回不去,到不了的终究到不了。

      九月的风静静的吹着,嘴角干裂出的血迹似乎也在诉说着这个季节的凄凉,岁月如我,半生凉薄,我漂浮在风里静静的品味着这一季的荒凉。

      逝去的光阴就像是残留在脚步的沉踮回望,美好中又承载着多少渗入的忧伤。那些深深印在生命中的剪影,在经历过无数次辗转反复后再次回忆起那些残留在生命中的芳香依然清晰可嗅,令我几多难忘。

      年华一度,岁月如梭,当泛黄的记忆带着曾经阔步印染的芬芳深埋在泥土里,我一生中所有的思念都将会随风而去,飘落在有你的地方代我静静的守护在你身旁。